代孕案例
老蔡和他家保姆的爱情
来源:http://www.jxyida.com日期:2019-08-10

  

  1

  “你这个臭北京代孕女人,赶紧把钱拿出来,要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!”丈夫丑恶的嘴脸,让郑霞浑身发抖,她真的被打怕了。

  郑霞嫁给李顺的时候,她20岁。原本她不同意这桩亲事,可是她的后妈十分赞同,因为李顺家给的彩礼比别人多。郑霞含着泪嫁给了李顺。

  婚后的郑霞过得一点儿也不幸福,李顺是个不学无术,臭名昭彰的恶棍。他每天吃喝玩乐,不做正事。晚上回家后,在炕上变着法子折磨郑霞。

老蔡和他家保姆的爱情

  郑霞很怕夜晚的来临,她更怕喝醉酒的李顺。酒后的李顺,和恶鬼无异,经常毒打郑霞,郑霞的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  郑霞想到了离婚,她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李顺,让她没想到的是,换来了更加激烈的毒打。

老蔡和他家保姆的爱情

  李顺还扬言郑霞如果离婚,就把郑家给灭了。郑霞害怕李顺真的做出格的事情,此后不敢再提离婚。

  不久后,女儿出生了,郑霞以为李顺看在孩子的面子,会改变一些。可李顺恶习难改,依旧游手好闲。

  郑霞对李顺说:“你已经是当爹的人了,以后是要养孩子的,要不然你找一个工作吧?”

  “少他妈给老子说这种话,生个臭丫头片子,有什么脸和老子谈条件。”李顺骂骂咧咧,说着又给了郑霞两脚,还觉得不解气,又给她一巴掌,郑霞含着眼泪不再说话。

  2

  两个人不咸不淡地过了几年,郑霞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,而李顺越来越过分,打郑霞成了家常便饭。

  不仅如此,他还找了一个小三儿。李顺经常把小三儿带回家,让郑霞好吃好喝的伺候。

  许多个夜晚,郑霞抱着女儿,在厢房听着自己的丈夫颠鸾倒凤。

  一日,郑霞回娘家,把女儿留在家里。让她没想到的是,那一天竟成了母女的永别。8岁女儿因为无人照看,掉进井里淹死了。而李顺当时正和小三儿在炕上做龌龊事。

  这一次,郑霞的心彻底死了。她拼尽了全力,把婚离了。离婚后,她把法院分给自己的一间半房,给刨了。做了女儿的坟地。

  李顺想要阻止,郑霞解开自己的扣子,李顺看到她的身上绑着一圈炸药,郑霞冷冷地说:“我早就不想活了,你要是敢拦我,我这就送你去见女儿,让你跟她去赔礼道歉!”

  李顺见她眼里的杀气,顿时怂了,不敢再阻挠,眼睁睁地看着郑霞把女儿葬在院子里……

  3

  老蔡把嘴里的烟卷,按在烟灰缸里,鼓起了很大勇气,说:“我想再找一个老伴。”

  妻子走了很多年了,都是老蔡一把屎一把尿,把三个孩子拉扯大,现在孩子翅膀硬了,飞走了。老蔡更加孤单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就快憋出病来了。

  妻子走时三个孩子还未成人,有人给老蔡说媒,可他担心后妈对孩子不好,悉数推了。现在孩子大了,他想找一个体己人。

  老蔡的话音刚落,三个孩子炸开了锅。

  “爸,您都多大岁数了,还想学年轻人赶时髦……”老大首先站了起来。

  老蔡已是年过六十的人了,半截身子都入土了,怎么还想着这些事,什么孤单寂寞,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,老了心思却花花儿起来。

  老二见大姐不同意,赶紧附和:“爸,难道我们对你不好吗?这让邻居看了,还以为我们不孝顺,把你推给别人呢……”

  “你们平时忙,我不过是想找个说话的人,对你们又没什么影响……”老蔡喏喏地说。说不上为什么,老蔡越来越懦弱,他竟然有些怕孩子。

  “怎么没有,咱们这里马上就要拆迁了,你现在找个伴儿,将来拆迁款不得分她一份吗?”老三快人快语。

  听了她的话,老蔡脸色很难看,嘴唇哆哆嗦嗦地抖个不停。

  “就是就是,要是找一个贪财的主儿,您老的钱不得便宜她了?”老二再次开口。

  这下老蔡全听明白了,几个儿女惦记着自己的这点儿老本呢。

  “你们要是不放心,钱都交到你们手里。房子也过户给你们仨儿。”老蔡忍着怒火。

  “那也不行,你要是找个无依无靠的,将来得我们管她,爸,你能别给我们添麻烦吗?”老大严厉地说。

  老蔡环顾了一下三个子女,曾经为了他们,他付出了太多太多。现如今这一个小小的请求,全换来了子女的极力反对。他们不停地说着,嘴一张一合……

  “为老不尊”、“越老越丢人”、“你不要脸我们还要”……老蔡的耳朵里涌进了太多的污言秽语,他的头越来越重,他好想睡一觉……

  4

  三个子女手忙脚乱,把一头栽在地上的老蔡送到了医院。一检查高血压,受了刺激中风了。

  医生过来批评几个人:“不知道老人有高血压啊?还要让他受刺激。”

  孩子们都低着头,没人敢接话。

  事实上,他们的确不知道老蔡有高血压。

  孩子们太忙了,老蔡不忍心打扰。他想找个伴,也不过是为了减轻孩子们的负担。

  孩子们愧疚地说不出一句话……

  过了许久,三个人一起开口,“我太忙了,还是给爸雇一个保姆吧,一来照顾他,二来陪他说说话。”

  几个子女突然意识到,他们确实需要一个北京代孕女人来照顾日益老去的父亲。

  5

  郑霞埋了女儿,只身来到了上海。她去了一家劳务市场。刚到那里不久,被蔡家人相中了,她成了老蔡的保姆。

  郑霞住进了老蔡家,尽管是一个普通的二居室,可是对她来说,无异于皇宫。

  郑霞人很勤快,做事干净利落。她的到来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家,多了些生气。而对于郑霞来说,因为每天忙碌,冲淡了她对女儿的思念,她的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。

  她对待老蔡也很贴心,把他像父亲那样照顾,每天做饭前都会询问他的想法,帮他按摩,给他读报纸,陪他看电视。在郑霞的照顾下,老蔡的中风得到了改善,已经能下床行走。

  老蔡对这个保姆十分满意,她不贪心,老蔡给她的零花钱,她从来不窝藏。老蔡放在家里的零钱,她从来也不动。有时还用自己的工资给老蔡买补品,把老蔡像亲人一样对待。

  闲聊时,老蔡了解到了郑霞的身世,他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多的北京代孕女人,心里产生了强烈的怜惜之情。

  郑霞也知道了老蔡妻子早逝的情况,想到眼前的男人,为了自己的子女,放弃自己的幸福,不由地生出一种钦佩之感。

  两个人的交往时间越来越长,老蔡对郑霞越来越依赖,郑霞对他也产生了异样的情愫。可是两个人都隐忍着,谁也不肯表露自己的心思。

  6

  一日,郑霞陪老蔡下楼晒太阳,两人听到一位老人哭得惊天动地。这个人老蔡认识,是经常和他下棋的男人的妻子。

  老蔡一询问才知道,男人被车撞了,送到医院已经晚了,人才60多就没了。

  平日里子女都不回来看他们一眼,下了赔偿款后,几个子女都回来了,为了钱大打出手,却没人关心老人有时痛不痛,母亲难不难过?

  老蔡听得一阵唏嘘,不停地感叹生命无常,说不准哪天就终止了。

  那天回家,他主动把自己的工资卡,交到郑霞的手里,“郑霞,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。我想通了,生命短暂,不要留下遗憾。”

  郑霞看着手里的工资卡,又看看老蔡,没有开口。

  “到了我这个年纪,或许没办法再谈情爱,但我真的很钟意你这个人,如果你觉得我也不错,我们就搭伙过日子,如果哪一天你遇到更好的,我会放你离开。”

  老蔡的话让郑霞心动了,她知道老蔡说得是真的,而自己也过了花一样的年纪,或许这是对自己最好的安排。

  可是,想到老蔡的子女,郑霞退缩了,她为难地说:“你的孩子不会同意的,我不想你为了我,和他们伤了和气。”

  “他们的问题交给我解决,你放心吧!我这个老头子也没有太多东西,等我哪天不在了,房子的拆迁款和钱都有你一份。”

  郑霞听老蔡这么一说,眼泪流了下来,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

  7

  郑霞不知道老蔡跟孩子们怎么说的,反正他们没有来家里闹,只不过回家的次数更少了,虽然以前也不多。

  每次回来,他们都恨恨地看着她,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,郑霞只能装作视而不见。

  生活在波澜不惊中,缓缓流过。郑霞明里是他的保姆,暗里是老蔡的伴儿。

  老蔡曾经问过郑霞,不领结婚证会介意吗?郑霞笑着摇头。她知道老蔡是为了自己的着想,他不想郑霞有负担,如果哪一天郑霞想要离开,他会笑着放手。

  老蔡真的很温柔,他的怀抱很温暖,郑霞第一次感受到被人疼爱的滋味。老蔡给郑霞买很多漂亮的裙子,给她买亮闪闪的高跟鞋,给她买价格不菲的化妆品……

  老蔡把郑霞打扮的时尚又漂亮。郑霞笑他,难道不怕自己被人抢走吗?老蔡憨厚地笑,“我得把你宠坏了,这样就没人敢和我抢你了。”

  老蔡年长郑霞二十多岁,他像宠孩子那般宠着郑霞。郑霞也喜欢在他的面前耍脾气,撒娇,老蔡总是让着她。

  老蔡喜欢做饭给她吃,每个特别的节日,老蔡都会在厨房捣鼓半天,他做出来的饭色香味俱全。

  老蔡把煲好的汤端到郑霞面前,学着年轻人,给她舀了一勺,递到她的嘴边。郑霞笑嘻嘻地张开嘴。那一刻,两个人跟寻常夫妻无异。

  郑霞一直想给老蔡生个孩子,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。跟老蔡商量,老蔡的头却摇得像个拨浪鼓,“那可不行,万一哪一天我不在了,你和孩子怎么办?”郑霞知道老蔡的顾忌,她不再提这件事。

  8

  老蔡的房子真的拆迁了,政府给了他一套房子,和一笔拆迁款。

  钱刚到老蔡的手里,三个子女就杀了回来。听到老蔡把钱分了四份,有一份是郑霞的,他们不干了。

 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,意思十分明确,把钱交给孩子保管,免得被郑霞骗走了。

  三个子女说这些话时,根本不背着郑霞,说得她一脸受伤,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老蔡这次特别硬气,对着三个子女破口大骂,“这钱是老子的,老子的钱,老子说的算,你们愿意回来就回来,如果再敢胡说八道,就给我滚!”

  三个子女见老蔡这个态度,都把矛头指向了郑霞,不停地骂她是狐狸精。

  老蔡彻底怒了,拿起一把笤帚把他们赶了出去。郑霞趴在床上哭得昏天暗地,老蔡在旁边不停地唉声叹气。

  9

  哭够了,郑霞起身走到老蔡的旁边,她拉起老蔡的手,告诉老蔡,她和老蔡在一起,不是为了钱,是为了这份深情,她让老蔡把钱都给孩子。

  老蔡说什么也不肯,郑霞赌气说:“你如果不把钱给他们,我就离开这里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  老蔡当然明白郑霞的意思,他听了郑霞的建议,把钱都给了孩子。只是郑霞不知道的是,老蔡偷偷地把房子写在了她的名下。

  郑霞和老蔡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年,老蔡到了古稀之年,身体每况愈下。可是老蔡依旧把郑霞宠成公主。

  老蔡最近肝脏总是不舒服,总嚷着疼。一天夜里,他胃疼的不行,郑霞把他送到了医院。

  检查后,医生告诉郑霞,老蔡已经肝癌晚期,家属要有心理准备。听到他的话,郑霞如晴天霹雳,浑身发冷。

  郑霞走进病房前,用力擦干了眼泪。老蔡已经醒了,看到她露出了笑容,“你不用担心,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,死不了。”

  老蔡的话,让郑霞的眼泪又流了下来,“我知道,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!”

  10

  老蔡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,不久就出院了。

  他的食欲越来越差,疼痛发作的间隔越来越短,他总是抱着马桶吐。吐完后,老蔡挤出一丝笑,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北京代怀孕了呢。”郑霞听了他的话,偷偷地转过脸去抹眼泪。

  老蔡其实早就知道自己的病,他最近总是告诉郑霞,找男人一定要擦亮眼睛,千万要找稳重,有担当的……郑霞听得泪眼汪汪。

  老蔡疼得在床上打滚儿时,他把郑霞关在门外,笑着说自己在练功。郑霞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  她知道屋里咚咚咚地声音,是老蔡用头在撞墙,她看到过老蔡额头上的疤,尽管他刻意用头发挡着。

  老蔡走的那天,天空飘着细雨。郑霞看着冷冰冰的老蔡,眼睛又干又涩,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。

  可是她的心在滴血。

  11

  他的三个子女哭得昏天暗地,不停地让老蔡回来。可是老蔡病后,他们一次也没有回来。

  郑霞偷偷地塞给负责火化的人一千块钱,她拿出了一小捧老蔡的骨灰。郑霞用小瓶子装了起来,戴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  三个子女赶去老蔡家,去找郑霞要房子。可是却人去楼空,几个人见桌上有一个封信,一张房产证和一把钥匙。

  信封里是一份房产自动转让书,上面有郑霞的签字和手印。她自愿放弃房产,把它还给老蔡的三个子女。

  信封里还有一封信,是老蔡写给他们的。信里全是父亲对子女的不舍和愧疚,关于他们的不孝只字未提。几个人看到信后,潸然落泪,有悔恨,有愧疚……

  郑霞回了云南,带着老蔡的骨灰一起去的。老蔡弥留时,拉着她的手说想看看云南的天……

  郑霞曾经告诉他,云南是她的家。

文章内容
人工受精 体外受精 囊胚培育 辅助孵化 代孕妈妈 卵子捐赠